行行都有难念的经 技术是不二法门吗?

  说易行难。“想要回归本地,中小银行的竞争压力其实也很大。”有城商行人士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国有大行都下沉到农村了,加上它们的资金成本比较低,有利率优势,不少资质好的中小企业都选择去大行贷款。”
  与此同时,互联网的普及也将全国性银行的护城河越建越牢,互联网消费者聚集在几家银行的流量洼地里,小银行想在普惠金融中分杯羹只能依靠互联网平台。
  大行小行各喊各难
  无论是国有行、股份行人士,还是行业观察人士,并不为中小银行的境况叫屈,“并不是大行‘秀肌肉’,而是有的中小银行丢失了自己的本土优势”。
  相反的,无论是经营战略层面还是监管层面,大行基层行人士都感到下沉压力越来越大,“大行基层分支行的人也很着急。”某股份行管理层人士表示,实际上,自2019年以来,全国性银行承担的小微贷指标越来越重,“本来有些银行就不擅长做小微贷,要下来找到好的小微客户并不容易”。
  华东地区某股份行人士也直言,市场规则就是优胜劣汰,中小银行本就应该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服务本地经济。“在本区域内,不管是地方政府还是人脉,它们都占有比较大的优势。”该人士还指出,立足于本地经营银行业务,也应是中小行立身所在,“异地展业下,区域不熟悉,经营成本也会增加,反而加重负担”。
  市场环境下,无论是大银行还是小银行都要直面竞争,而共存的情况也不会一下子因异地展业受限被颠覆。“毕竟都是有市场基础的,大银行也有接触不到的小型优质客户,小银行正好可以对此进行弥补。”前述华东区大行人士如是说。
  “要认可的是,我们现在的经营要分层。”有业内人士分析,当前,中国的银行体系中,既有全国性的大型综合银行、中等规模的股份制银行,还有区域性的中小银行和社区银行。在这种情况下,大量具有较好风控水平以及资源摆布的全国性银行能够做出全国性的资产资源配置,“有些地区的银行自己都不深耕本地,不服务基层了。肥瘦本来就有所不均,长此以往,落后的地区就会更加落后”。
  顾全大局,不应只是落点于某些个体银行的发展前景,只是优胜劣汰的过程中,谁都不愿意成为最后被淘汰的那一方。
  技术能否解千愁? 
  “存款总额显示不出来”、“得打电话才能销户”、“因为太丑卸载了”……在告别互联网平台的顺风车后,一些小银行的手机银行App被用户投诉包围。
  记者发现,不少小银行已经开始着手线上渠道的升级或维护,加之回归自营渠道也是监管政策引导的重点,是否要投入线上渠道的建设成为这些小银行正在考虑的问题。一位民营银行人士透露,“行里一直在开会讨论,可能会做微信小程序,目前还没有决定。”
  当前业内的普遍共识是,数字金融技术会让传统金融业的发展产生一些颠覆性的效果。
  “技术不光体现在负债端,而是体现在各个方面。”光大证券金融业首席分析师王一峰也提到,很多银行都在做这些方面的技术转型,“这或许能够带来银行自身经营效率的提升,投入才会带来积极正面的意义”。
  近来,记者还注意到,有区域性银行正为自家技术口的建设“招兵买马”,其中包括高级JAVA工程师、大数据开发工程师、数据应用工程师和数据分析师等岗位。
  “技术是一个装备,但并不是竞争核心。”华东地区某银行人士表示,无论是大银行还是中小银行,弥补技术缺口都是一件值得鼓励的事情,但是银行终究比拼的是资本金、管理能力等,复杂的业务小银行也难以逞强,最终在市场竞争机制下,找准定位提升自己的经营能力才是生存之道。
  还有金融科技行业人士表示,银行科技体系的搭建,不是招到技术人员就能解决的,“银行的数字化转型不仅需要自下而上,有执行的人才,更需要自上而下,需要领导班子具备数字化的思维和转型的决心”。该人士表示,其走访合作的多家地方银行,都存在领导班子固守传统思维,技术转型难以推进的问题,“这才是很多小银行首先要解决的问题,不然根本不存在转型的土壤”。
  在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上海金融发展实验室主任曾刚看来,中小银行需要建设的是本地的生态圈,对它们而言,有价值的自营渠道建设,是深耕本地的生态圈、服务体系的建设,而不是互联网渠道的建设。“且不说现在异地业务受限,地方性银行无法通过互联网手段实现客户规模扩张,建设线上渠道意义不大,而且小银行,尤其是一些偏远城市的银行,没钱、没人,想做技术也没办法做。”
  “放弃对规模的渴求,才是一家银行回归理性经营应有的状态。”曾刚表示,尤其是互联网存款这种高成本、稳定性又差的资金,其实对银行的意义不大,“本来资产端就不好找,当银行进入到一个相对理性的经营状态,去追求可持续的、稳健风控前提下的发展时,就会发现,实际上这种对规模的渴求并不是自身真正需要的”。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