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地业务渐行渐远渐无书 地方银行嗟叹“情未了”

  现有的银行监管是按照区域来进行划分的,如果小银行通过互联网的方式突破存贷款业务的地域限制,那意味着它们的牌照跟全国性银行牌照也没有什么区别,这会干扰这个市场本身的秩序。

  “我们感觉很被动。”在对异地展业愈发敏感的监管环境下,不少中小行人士叫苦不迭。

  新规之下,地方性银行互联网存贷业务两头受限,一些银行App上的存款产品在上架、下架之间反反复复,客户经理揽存也不得不“鬼鬼祟祟”;线上贷款方面,风险策略尤其是业务风险模型等也面临调整。

  但在分析人士看来,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监管倒逼中小银行走回错位竞争、找到差异化优势这一条“正道”。“尽管部分小银行的一些业务受限,从整个金融系统的角度来看,却是内部运营效率的提升。”有受访人士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通过规制异地存贷款、控制利率层面的恶性竞争,最终反映到实体经济的是融资成本下降。

  “小银行要想在这个过程中不受到很大损失,只有找到错位竞争的优势所在这一条路。”前述受访人士如是说。

  “纠结”的中小银行

  往日紧紧贴在用户身后的银行客户经理,突然开始变得“行踪不定”。“客户经理又不回微信了。”一位存款用户很无奈,此前他在这位客户经理的推荐下,刚把一笔从互联网渠道退出的存款存入一家民营银行。

  与此同时,证券时报记者追踪发现,这家民营银行的存款产品在下架、上架、售罄之间反反复复,在销售存款产品时也显得有些“偷偷摸摸”。

  有民营银行人士透露,在互联网存款下架后,该行主要通过客户经理进行揽存。证券时报记者了解到,客户经理销售的存款产品利率通常较高,主要面向原先的互联网存款用户群体进行精准营销,但这些存款产品并非一直都能买到。例如,在短短一个星期内,前述客户经理销售的存款产品就已“售罄”两次。

  此外,不少曾经依赖互联网平台吸储的小银行,都在手机银行App上设置了一些“障眼法”,即用户在刚下载这些银行的App时,会看到存款产品售罄或下架的提示,但在注册并登录后,就会看到新的银行存款产品内容。“确实有这种情况,一些银行比较纠结,新规下达后仍然对这块业务难以割舍。”一位接近民营银行的人士对此表示。

  “有的民营银行资本金有限,必须依靠存款规模,做大资产负债率的分母,以便扩大资产规模,地方银行本身网点有限,尤其同业存款本身也有比率要求,所以只能依赖线上渠道来推广存款。”该人士表示。

  近几年来,地方性中小银行乘互联网之风,破除银行物理网点及其所在区域的展业限制,新兴互联网及大数据风控等技术更是一度成为中小银行突破地域经营限制的利器,但这一利器在监管新规面前即将失效。

  央行曾在2020年第四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提出,将地方法人银行吸收异地存款情况纳入MPA,禁止通过各种渠道异地揽存,存量自然到期结清;后又在今年2月4日召开加强存款管理工作会议,督促地方法人银行回归服务当地的本源,不得以各种方式开办异地存款。

  近日,央行再进一步明确,异地存款是指银行通过在没有设立实体网店的地市开立账户吸收的存款。是否为异地存款,关键看开立存款账户时的地理位置,开立账户后的存款行为不受限制。

  异地贷款业务方面的监管政策也有所收紧。2月20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业务的通知》,直接提出“地方法人银行不得跨注册地辖区开展互联网贷款业务”,在此之前监管措辞为“审慎开展”。

  在对异地展业愈发敏感的监管环境下,不少中小行人士叫苦不迭。“我们感觉很被动。”某就职于曾依靠互联网存款大力扩存的区域性银行人士向证券时报记者感叹。

  “确实会对网点布局有限的中小银行在业务经营和客户拓展等方面产生很大影响,倒逼它们聚焦本地甚至转变目标客户群和相关风险策略。”渤海银行上海分行风险管理部李悦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因为之前面对全国的客户群,与政策发布后面对的本地客户群必然不同,那么风险策略尤其是线上业务风险模型等就需要做相应的变化;对于前期开拓的全国性业务和客户,如何逐步压缩规模,后续也是个重要工作。”

  打击的是风险非中小行

  尽管监管政策措辞严厉,几乎意味着对中小行异地业务“一刀切”,但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上海金融发展实验室主任曾刚向证券时报记者指出,存贷款新规涉及的主要是业务和经营理念的调整问题,“不会对中小银行的生存造成太大的影响”。

  曾刚认为,此次调整反映出监管最核心的意图是维护银行业本身的市场秩序。“现有的银行监管是按照区域来进行划分的,如果小银行通过互联网的方式突破存贷款业务的地域限制,那意味着它们的牌照跟全国性银行牌照也没有什么区别,这会干扰这个市场本身的秩序。”

  华东地区某大行资深从业人员也告诉证券时报记者,地方性中小行盲目异地展业确实会扰乱市场秩序,“各地现在几乎都有地方性银行,这些银行为去外地达到扩规模,肯定会开出低利率之类的优惠条件。”这种情况下,便形成了不正当竞争,“本来正常的发展态势出现了恶性竞争,整个市场秩序破坏了,后面很可能对经济也造成一连串的不良后果”。

  光大证券金融业首席分析师王一峰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监管层选择在这个时点去做这样的整治,主要有以下几方面的原因:首先,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异地存款包括互联网存款的发展,降低了中小银行自身负债的稳定性,而这种自身稳定性的降低,使其自身经营流动性风险加大。其次,监管出手也是抑制中小银行的盲目过快扩张。“这些异地存款或者互联网存款相对成本比较高,因为一些更多的价格竞争推高了负债端的成本。”王一峰指出,在推高中小行负债端成本的情况下,也使得中小银行可能不得不被迫地寻求更高收益的资产,进而加大自身的经营风险。

  另外,从存款互联网平台包括异地的一些存款合作情况来看,投资端包括居民等本身没有风险识别能力,“储蓄者没有风险识别能力,往往导致‘价高者得’,这种情况就容易吸引激进的金融机构去冒险,形成了一个错误的信号和反馈机制,所以对此可能还要形成一些抑制。”王一峰表示。

  此外,曾刚也指出,从微观层面上来讲,互联网存贷款业务规模过度增长,会危及银行长期的稳健经营,一旦出现问题,很可能就会给一家银行造成灭顶之灾,类似的事情在过去几年爆发风险事件的问题银行身上都可以看到影子。

  “银行业具有其特殊性,其他市场可以自由竞争,放任企业优胜劣汰,但银行业即使只有一家银行倒闭,也会对整个金融系统造成冲击。”他表示,回归本地做业务,虽然规模扩张得慢一点,但是风险也会小一些。

  李悦也认为,总体来说,这是当前中国监管调控金融机构差异化定位和竞争的措施之一,从另一方面看,也是经济下行期有效控制金融风险的一个手段。

  “只有错位竞争一条路”

  面对异地存贷款业务可能大幅缩水的未来,做小而美来“出圈”,是中小银行未来谋求发展的必然的选择,即找准自己差异化的定位,不要盲目地贪大求全。

  “现在大型的银行金融机构议价权提升了,将来可能要转向直接融资市场,那么中小银行就要去服务小客户,对小客户来说融资成本就会下降。”王一峰进一步解释,小客户的融资成本下降,正好是金融服务效率提升的反映,对于实体经济发展益处更多。

  从现在的市场情况来看,银行在当前的经济条件和环境下有一些发展模式的转变,似乎看下来还是内部效率、运营效率提升的表现,而这种内部运营效率提升的表现,体现的是实体经济所付出的融资成本在下降。

  王一峰强调,地方性小银行一定要找到自身错位竞争的东西,不能再继续粗放经营了,“小银行要想在这个过程中不受到很大损失,只有找到错位竞争的优势所在,只有这一条路”。

  曾刚也认为,无论是面对越来越下沉的大行竞争,还是监管对跨区域业务的限制,留给小银行的最优解还是聚焦本地、深耕本地,根据本地客户的特色来设计差异化的产品。

  “小银行最大的优势就在于对本地客户、本地经济特色的了解程度较深,有本乡本土这种比较接近的情感联结,尤其是很多农商行,社员文化、居民之间的关系都比较紧密,感情也比较深厚,在这种情况下拓展业务,能够更好地了解客户需求。同时,小银行的决策链条相对较短,是有可能通过差异化产品来满足客户差异化需求的。”曾刚指出。

  他进一步解释称,大行因为在全国有这么多的分支机构,为了完成管理上的成本控制和业务上的风险控制,通常就需要保持一定的统一性。同时,也就需要牺牲一定的灵活性,所以大行很难做到高度的差异化,而这恰好就是小银行能建立优势的所在。

  事实上,也有地方性中小型银行已经积累了本土化经营的成熟经验。证券时报记者了解到,某三线城市的一家地方银行就深受当地老百姓的认可。

  在当地事业单位工作的于女士告诉记者,自己人生中的第一张卡就是在这个银行办理的,身边同事、朋友也几乎人手一张该行卡,也从未考虑过去别的银行办理业务,“家里亲戚朋友用的都是这家银行的卡,好多熟人也在这个银行里工作,平时办什么业务,比如买理财产品,感觉都可以通过熟人了解一手信息和情况,比较安心”。

  “所以说,小银行未来的发展方向就是,第一,更加下沉,利用自身决策链短的优势,去寻找和覆盖大行覆盖不到的客户群体;第二,小银行的优势其实不在价格,而是在差异化的服务,增加客户的综合满意度。”曾刚表示,建立起价格以外的差异化竞争优势,一定是小银行要发展的重点。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