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鹏:要特别关注供应链安全

  中证网讯(记者 张利静)在12月22日举行的“第15届国际油脂油料大会”上,东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付鹏表示,疫情的后续影响还在继续,全球经济的结构性问题还未解决,而且疫情对全球经济产生了深刻的影响,要特别关注供应链安全。

  付鹏分析认为,疫情以来,全球的总需求曲线有以下特征:

  第一,疫情应对跟当年2008年金融危机的应对有本质上的区别,中国没有搞加杠杆、大水漫灌,不会再看到2008、2009年之后大规模加杠杆推动总需求外扩的情况。

  第二,大量的海外订单向中国转移。中国的疫情可控和西方疫情的失控最后导致的一个结果是,西方总需求全面向中国转移,“中国承担了自己总需求的恢复加上海外总需求的转移部分,也就是全世界的蛋糕并没有变大,但中国切的蛋糕更大了”,造成了中国创纪录的贸易顺差。

  对创纪录的贸易顺差,付鹏认为,短期看是好的,“有可能在其他的超越经济层面上会形成对中国最巨大的压力”,更重要的是,会对供应链造成影响。

  据分析,中国的大量供应链对外是敞口的。在需求曲线外扩、供应链内收的情况下,可能会看到一个结果,就是假如海外没有进一步的财政刺激,外部的总需求曲线回归,中国保持自己的需求曲线稳定,但是价格仍然会更偏多的,而这种影响60%-70%将会表现在供应端。

  “供应链的特征是,上游供应链竞争越是激烈的,价格比重越低;上游供应链越是寡头垄断的,价格越高。”付鹏以原油为例,指出上游的竞争充分,即便是供应上收紧,价格的重心仍然偏低。而上游产业链变得更加集中时,供应的扰动对价格的幅度影响就会巨大无比。“在大宗商品世界里,由供应造成全世界巨大冲击的,就是石油美元体系建立以前的中东,导致了当时最主要的全球生产环节美国出现了严重的滞胀。”这对当下的中国有参考意义。

  付鹏认为,随着全球贸易链竞争的升级,供应链层面上的竞争也在加剧。在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之下,“供应链安全”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逻辑。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