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握“双资质”未能续命 长江汽车烧光51亿元后走向破产清算

  造车新势力冰火两重天。

  上周,蔚来、理想、小鹏在美股市场“狂欢”之时,国内一家造车新势力却黯然离场。

  日前,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发布公告称,根据杭州万途商务服务有限公司申请,于2020年8月24日裁定受理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江汽车”)破产清算一案。

  公告指出,长江汽车债权人应于2020年11月11日前向管理人申报债权,并将于2020年11月26日上午九时以网络会议和现场会议的方式召开第一次债权人会议。

  法院发布的裁定书内容显示,经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调查,截至2020年7月28日,本院另有105件以长江汽车为被执行人的案件尚未履行,申请执行标的约2.66亿元;以长江汽车为被告的未结诉讼案件34件,立案标的约9.45亿元。长江汽车自认现对外负债本金近30亿元、利息1亿余元,拖欠2019年12月以来的职工工资约4000万元。

  另据启信宝数据,自2020年6月以来,长江汽车被执行信息多达35条,涉及金额1.37亿元。

  资料显示,长江汽车的前身是成立于1954年的杭州公交客车厂,90年代中后期,企业濒临停产,其生产资质被纳入工信部拟淘汰汽车企业名单。2013年,五龙电动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五龙电动车”)重组杭州长江客车有限公司,投资51亿元,建设冲压、焊装、涂装、总装、电控五大先进工艺生产设施,工厂占地总面积1150亩,成为五龙电动车旗下整车核心制造工厂。

  值得关注的是,早在2016年,长江汽车就成为最早一批获得发改委批文的新能源车企。2017年12月,在工信部公示的第302批《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中,长江汽车位列其中,被批准设立纯电动乘用车生产企业——杭州长江乘用车有限公司,这意味着长江乘用车成为国内第五家获得“双资质”的新能源乘用车车企。

  然而,拥有多数造车新势力难以企及的稀缺资源,却从手握“双资质”到走向破产清算,长江汽车的发展历程令人唏嘘,也折射出多数造车新势力的生存现状。

  造车新势力迎来生死局

  时间回到2014年,在新能源汽车浪潮以及特斯拉的原始刺激下,国内掀起一股热情高涨的新造车运动。

  长江汽车也不例外。启信宝资料显示,2015年,长江汽车与简式国际汽车设计(北京)有限公司、北京紫荆聚龙科技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成立长江乘用车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34%、33%、33%。

  2016年4月,长江汽车对外发布电动车品牌“长江EV”,同时一期年产能为10万辆,二期年产能为30万辆的杭州工厂正式投产。随后,长江汽车还相继成立了贵州长江、深圳长江、成都长江等子公司。

  长江汽车副总裁姜安宁也曾公开表示,公司到2020年销量要做到23万台,在市场占有率方面做到7.5%,2025年纯电动汽车达到100万(乘用车加商用车),市场占有率占到25%。

  然而,长江汽车的乘用车业务似乎并不顺利。在长江汽车官网上,奕阁、奕胜、益众、逸酷四款车型在列,其中前三款为商用车型,逸酷则为小型乘用纯电SUV。但逸酷自2016年4月发布至今一直未交付。

  此外,由于缺乏造车经验等诸多原因,长江EV始终未能实现大批生产销售,直到2018年才在北京车展上亮相三款概念车。

  而在长江汽车内部人士看来,逸酷早就研发出来了,但是新能源补贴门槛一再提升,拖到后面这款产品已经达不到补贴要求,导致采购成本太高,缺乏竞争力而没能上市。

  事实上,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随着补贴退坡与市场需求下降,长江汽车开始传出资金紧张的消息,并长期深陷欠薪风波。

  11月1日,长江汽车正式宣布解除与部分员工的劳动合同关系,相关社保公积金也开始停止缴纳。至于拖欠的员工工资、“十三薪”等,下一步则需要按照法律规定进行认定。对于职工债权中的部分工资,长江汽车请求政府先行垫付,但垫付的额度和时间将由政府决定。

  与长江汽车类似,即便手握“双资质”,目前尚未有产品上市的多家造车新势力依然游离在生死边缘。浪潮退去,造车新势力也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分化。2020年,造车新势力已经进入生与死的十字路口。

  而在业内看来,在市场变化和政策的调整下,新能源汽车市场已由蓝海转为红海,既没有具有竞争力的产品,又缺少技术创新,长江汽车被淘汰也在意料之中。随着新能源汽车行业进一步洗牌,接下来还会有更多的企业倒下。

  “到今年年底,目前国内二三十家造车新势力就到了一个生死关头了。最后能剩下3-5家就不错了。从行业基本面来说,给造车新势力的市场份额并不大,过两年还会有退市的。”此前,资深汽车行业证券分析师曹鹤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曾表示。

  “双资质”企业今何在?

  为加快发展新能源汽车产业,支持企业整合优势资源,扩展发展空间,增强竞争力,按照《汽车产业发展政策》和《新建纯电动乘用车企业管理规定》要求,自2016年起,先后有包括北汽新能源、奇瑞新能源、江铃新能源、重庆金康、知豆汽车、长江乘用车、陆地方舟、康迪以及前途汽车、江苏敏安、浙江合众、河南速达、云度新能源、国能新能源等在内的16家企业获得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

  然而,拿到“准生证”并不意味着造车的一帆风顺。目前除了北汽新能源、奇瑞新能源、江铃新能源、重庆金康、浙江合众和云度新能源等几家企业外,与长江汽车类似,多数企业依然面临不少问题。

  曾经占领低速电动车市场的知豆早已随着财政补贴退坡,迅速陨落,其位于浙江、山东、甘肃的几家工厂处于停产状态;陆地方舟、康迪也未见产品规模量产上市;前途汽车在深陷债务纠纷、实际控制人被限制高消费后,未见有新动向;而万向、江苏敏安近年来也未见有新产品发布。

  而此次随着长江汽车被破产清算,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持有的“双资质”何去何从引发业内关注。

  “基于中国目前的情况,新造车企业获取资质比较难,造车资质更显珍贵。经营不善的汽车企业后续还可以通过引进新的投资方重整,再次出发。”11月6日,有熟悉行业政策的专家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但是与破产重组、合并收购不同,一旦企业破产清算,那么所谓的‘双资质’也就不存在了。”

  “具体到长江汽车这个案例,长江汽车破产不会影响到长江乘用车的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但是长江汽车在长江乘用车33%的股权有可能作为资产的一部分被折价处理,之后按照清偿顺序,将获得的资金赔偿给债权人。但是谁会接手这33%的股权,是企业行为,要看后续进展。”上述专家补充表示。

  值得关注的是,为了盘活公司闲置产能自救,2019年初,长江汽车开始给同为造车新势力的零跑汽车代工。

  “零跑的合作对象是长江乘用车,和长江汽车虽然有同一个法人,但不是一个主体,目前我们的两款车型生产都在正常进行。”11月6日,零跑汽车相关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而对于长江汽车在长江乘用车中所有的33%的股权的处置,上述人士表示,以长江汽车官方公告为准。

  不过,目前零跑仍未解决造车资质的问题。零跑汽车创始人朱江明曾坦言,生产资质是零跑面临的最大困难,零跑努力申请资质的同时,也选择长江乘用车代工。而随着长江汽车走向破产清算,零跑汽车是否以此为契机来获取长江乘用车的生产资质,还未可知。

  对于长江汽车破产清算的后续进程,本报记者也将持续关注。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