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宝马合资的划时代意义

  中国汽车业正处于一个崭新的合资时代。与上一轮合资潮不同的是,已经强大起来的中国汽车业让国际汽车巨头放低身段,主动融入中国市场、中国行业、中国企业。而这个时代最具标志意义的合资项目,可以追溯至长城和宝马2018年在中德两国总理见证下签署协议,合资成立光束汽车。现在看来,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所说“光束汽车项目将会是中国汽车发展史上质量最高、最具创新和影响力的中外合作典范之一”并非虚言。

  作为我国放开外资股比限制后成立的第一家合资整车企业、第一个民营企业合资整车项目、第一家产品面向全球市场的合资整车企业,光束汽车为中外汽车企业合资合作打造了新范式。用业内人士的话说,这几个“第一”在中国汽车发展史上都有重要意义,对中国乃至全球汽车市场也有深远影响。

  不同于改革开放初期以“市场换技术”为特征的合资潮,中国汽车业在这一轮合资中最显著的特征就是拥有了话语权。最直观的反映就是在股比上:长城与宝马在放开外资股比限制后依然以50:50的股比合资,这是中国车企首次能与国际巨头平起平坐、势均力敌地合作。而这一股比特征也体现在比亚迪与丰田、比亚迪与日野、江淮与大众等合资项目中。由此结束了中国车企在合资关系中处于弱势地位的历史。

  话语权靠的是硬实力。作为头部车企,长城多年来坚持正向研发,积累了大量核心技术,在整个汽车价值链中拥有显著实力,目前已经实现了四大品牌和国际化布局,是SUV和皮卡领域的领军者。更为重要的是,长城背靠的是中国多年积淀而成的全球最完备工业制造体系,不仅拥有绝对的成本优势,而且拥有强大的汽车供应链。以光束汽车项目落地的长三角为例,有业内人士曾言“在这里,即便是一个小小的县城,所生产的零部件就可以拼装出一台汽车”。

  如果说强大起来的中国汽车业令国际巨头刮目相看,那么中国在新能源汽车赛道上的“抢先起跑”则让国际巨头不得不放下身段、主动融入。在光束汽车项目中,长城和宝马将进行纯电动汽车的联合研发和生产,包括未来的MINI纯电动汽车以及长城汽车旗下新产品。而此后国际巨头和中国车企的合资几乎都是基于新能源领域。这也从一个侧面再次证实了“中国将主导新能源汽车淘汰燃油车进程”的观点。作为全球发展最快、规模最大、竞争也最激烈的新能源汽车市场,中国对国际汽车巨头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正如宝马集团研发董事傅乐希所言:“当今中国已成为创新的驱动力量,并在电动化和数字化领域引领全球市场。”

  对于长城和宝马而言,合资设厂不仅能够摊薄高昂的电动车研发制造成本,二者在新能源汽车全产业链的整体布局也可优势互补。作为百年豪华汽车品牌,宝马在技术、品质、全球化运营方面,尤其是高档新能源汽车领域具有丰富知识和经验,2013年就已推出新能源产品。而长城的新能源实力也丝毫不输。众所周知,动力电池是新能源汽车的核心配件,也是新能源汽车的核心竞争力所在。全球车企中能自己研发电池的屈指可数,长城便是其中之一。长城旗下蜂巢能源的前身就是长城汽车动力电池事业部,主要业务为汽车动力电池材料、电芯、模组、PACK、BMS、大容量储能系统及太阳能研发和制造,已在全球规划设立七大研发中心,将为国内外多家整车企业提供动力电池。

  在魏建军看来,光束汽车项目的最大意义在于全球化。与以往的合资企业只针对中国市场进行布局不同,光束汽车面向的是更为广阔的国际市场。这一方面说明国际汽车巨头从过去的“在中国,为中国”进一步转向了“在中国,为世界”,另一方面,“联合研发,中国制造,面向全球”这种崭新的业态模式也是中国汽车产业“走出去”的更好机会和路径。立足双方的研发能力资源,同时借助国际巨头在全球市场的技术经验和运营实践支持,中国汽车品牌将进一步打开全球汽车市场的“星辰大海”。

  目前,光束汽车项目正在江苏省张家港市顺利推进。在全球汽车产业都深受新冠疫情影响的当下,中国对疫情的成功阻击、中国汽车市场的活力、中国汽车产业快速复苏展现出来的韧性,让中国汽车产业在新合资时代的话语权更加稳固。不过,中国汽车产业也要清醒地认识到,在“新四化”这个漫长的赛道上,如果没有获得主导权或主导权没有上升的话,就会沦为“跑龙套者”,不断提高产业竞争力才是制胜长远的关键。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