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东控股地天板背后现“专业撬板王”:游资联合“刀口舔血” 高管“精准潜伏”

  连续14个交易日跌停后,一场激烈的多空博弈在仁东控股身上上演。

  12月15日早盘,就在仁东控股录得第15个跌停之际,开盘不到三分钟,超170万手巨量神秘资金突然现身,吃下所有巨量卖单,将公司股票直线推上涨停。当天,仁东控股总成交额创出一年来新高,达到33.03亿元,换手率突破44%。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当日龙虎榜数据发现,此次“地天板”的诡异走势,或是各大游资“合谋”的一场联合翘板,其前五大买、卖席位均为营业部席位,其中“光大证券佛山绿景路证券营业部”(下称“光大佛山绿景路”)以3.59亿买入额位列龙虎榜首位。

  而值得一提的是,光大佛山绿景路是A股有名的游资大户,外号“佛山无影脚”,从2016年开始展现实力,其曾操作过江南嘉捷(三六零前身)、美锦能源等知名妖股,凭借“低位涨停板”、“次日止盈止损”的快进快出风格,被股民称作“专业撬板王”。

  不过,在游资大肆追击的当口,仁东控股刚遭遇深交所问询——其高管团队或在未经披露的情况下买入上市公司股票,而买入期与公司股价上涨期高度重合。

  对此,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次致电仁东控股证券部,但一直无人接听。

  游资一日买入量或达5%

  12月15日,仁东控股上演惊魂一幕——开盘时一字跌停,封单超161万手,三分钟后多笔过亿买单合力撬板拉至涨停,一分钟内成交额便突破21亿元,直至收盘,仍有4.42万手买单封死涨停板。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仁东控股连续跌停的第11天,深交所网站便发布《关于暂停“仁东控股”融资买入的公告》称,自2020年12月9日起暂停该标的股票融资买入。

  公告显示,根据各证券公司报送的融资融券业务数据,截至2020年12月8日收盘后,仁东控股融资余额和信用账户持有市值均达到该股票上市可流通市值的25%。

  这也就意味着,数十亿买入资金并没有场内杠杆。晚间收盘后,大买单归属真相揭晓——多名游资大佬联合撬板,前五大龙虎榜席位合计买入金额高达6.81亿元,占当天总成交金额的20.61%。

  其中光大佛山绿景路买入资金占当日总成交额的10.87%。值得注意的是,如果以当日12.38元/股的最低价(跌停板价格)计算,买入股份数量将达2899.84万股,占仁东控股总股本比例将突破5.18%,触及举牌线。但截至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稿前,仁东控股并未发布被举牌公告。

  第二大买入席位——海通证券深圳分公司华富路证券营业部也并非无名之辈,其当天合计买入1.35亿元,占当日总成交额的4.09%,卖出66.65万元。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发现,该营业部席位还曾参与过天山生物、卡倍亿、秀强股份、特斯拉概念股铜峰电子等股票的炒作。

  第三大席位太平洋许昌建安大道证券营业部紧随其后,买入8946.90万元,占当日总成交额的1.35%。其也是A股声名鹊起的游资大佬之一,其曾参与过宁波华翔、赫美集团、辽宁成大等股票炒作。此外,第四、五大营业部席位分别为中国银河厦门美湖路证券营业部、联储证券湖州凤凰路证券营业部,二者分别买入4969.54万元、4731.20万元,分别卖出0.6万元、2532.89万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其中联储证券湖州凤凰路证券营业部曾与第三席位买方——太平洋许昌建安大道证券营业部是“老搭档”,二者曾一起参与中金公司等股票的打板炒作。

  内幕交易疑云待解

  就在各路游资联合“刀口舔血”之际,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仁东控股危局待解,可能涉信披违规或高管股价操纵等问题。

  症结来源于公司第6大股东崇左中烁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崇左中烁”),其首次出现在仁东控股前十大股东之列是在2019年年报中,彼时崇左中烁新进持股1528.03万股,占总股本的2.73%,随后经过数次增减持,截至2020年三季报时,崇左中烁持股数量为1986.98万股,持股比例为3.55%。

  但多层穿透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仁东控股多名高管藏身其中,且并没有进行披露。

  启信宝数据显示,崇左中烁成立于2019年10月7日,注册资本和实缴资本均不详,股东为冷水江中烁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冷水江中烁”)、冷水江瑞瑾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下称“冷水江瑞瑾”),后者为前者的股东,注册资本为50万人民币。

  其中,冷水江中烁股东分别为自然人王石山、邵明亚、黄浩、刘长勇和冷水江瑞瑾,持股比例分别为24.8756%、24.8756%、24.8756%、24.8756%和0.4975%。而王石山、黄浩、刘长勇均为仁东控股高管,其中王石山为仁东控股副董事长、总经理兼财务总监,黄浩、刘长勇均任副总经理。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公司定期报告发现,对于公司高管与股东的信息,仁东控股并没有明确披露。

  “有关联关系的就应该披露,特别是高管控制的基金,买卖本公司股票,确实有点瓜田李下的嫌疑。如果进行了信息披露,对于还高管清白、还公众投资以明白,都有积极的促进意义。关于是否有内幕交易,这需要等待调查结论,需要询问证监会稽查局或者稽查总队,了解调查情况,如果刑法决定书出来了就更好。”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受访表示。

  12月15日,记者还致电冷水江中烁(与冷水江瑞瑾所留公开电话一致)对外联系方式,但系统显示该号码为空号。

  更为诡异的是,比对“中烁系”成立与增持仁东控股时间可以发现,其与上市公司股价上涨期高度重合。

  此前,回顾仁东控股股价表现不难发现,2019年7月30日仁东控股宣布海淀国资拿下公司控股权,是仁东控股慢牛的“起点”。而就在控股权转让一个月后,崇左中烁执行合伙人冷水江瑞瑾成立,随后2019年10月14日,崇左中烁也火速成立并杀入二级市场。

  其间,仁东控股股价先在2019年11月12日下探到最低点14元,随后一路拉升,到2019年12月20日上攻到最高25.52元,尽管不久后仁东控股股价也有一定幅度回调,但整体而言仍呈现缓慢上涨态势。如果按照仁东控股2019年10月14日至12月区间均价(下同)计算,崇左中烁的持仓成本约为2.9亿元。

  2020年一季度,受疫情等因素影响,大盘剧烈的波动,仁东控股股价短暂回调但迅速企稳。在这期间,崇左中烁持续增持581万股,总持股数量为2109万股,位列仁东控股第七大股东,加仓成本为1.43亿元。2020年三季度(公司股价上涨58%),崇左中烁减持了仁东控股122.06万股,按区间均价46.85元/股计算,变现0.57亿元。

  公告还显示,截至今年三季度,崇左中烁持有仁东控股的股票中,有24.16%的股票为五矿证券客户信用交易担保证券账户持股。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如果2020年四季度崇左中烁未有减持行为,截至12月15日,此次投资将浮亏19.94%。

  而上述崇左中烁增持和仁东控股股价之间的“巧合”关系,已引起监管层的关注。

  12月14日晚间,深交所下发《关注函》,要求仁东控股说明“崇左中烁的设立时间、原因、股权结构以及实际控制人情况,自查是否需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崇左中烁自第一笔交易开始买卖你公司股票的具体情况,说明该机构的资金来源,自查相关交易是否存在违法违规情形等”等信息。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