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来爆发式增长窗口期 在线教育业掀起资本化狂潮

  “受疫情影响,在线教育今年迎来爆发式增长和规模化发展的重要窗口期,未来跑出新玩家及从新玩家阵营当中跑到头部的概率会低很多。”一位教育企业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年是抢占头部阵营的关键时期,各大教育巨头纷纷趁机抢占、站稳更多地盘。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正基于此,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各大教育独角兽资本动作不断、融资不断,且呈现越来越火爆之势。

  随之,2020年暑假成为“最贵暑假”,各家在线教育巨头纷纷大手笔烧钱,不少出现短期巨亏。不过,它们依然看好在线教育大风口的未来。

  “未来真正的教育是线下和线上平分秋色的教育。”近期,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公开表示,今年在线教育存在投资过热的问题,在线教育窗口期还有2年,并坦言所有在线教育要解决的问题就是降低获客成本以及提高续班率,“把这些解决了,在线教育这盘棋就活了。”

  ■

  目前,两大老牌教育巨头——新东方、好未来势头正劲,在美上市的新东方目前市值超过270亿美元,而好未来市值更是突破400亿美元。除此之外,跟谁学、猿辅导、作业帮、一起教育科技等也在虎视眈眈,动作频频。

  “教育企业面临前所未有的机遇,它们正在抓紧资本化,抓紧获得资金,抓紧打扫战场。”上述教育企业负责人在一次电话会议中表示。

  12月8日,美股上市教育企业跟谁学公告称,部分投资者已同意通过非公开发行方式购买公司新发行的A类普通股,总额为8.7亿美元,约占公司已发行股份总数的6.2%。

  针对此次融资,跟谁学表示,此举是为了增厚公司的现金储备,以加大对旗下K12业务品牌高途课堂的全方位投入,包括对技术研发和内容研发的投入,对优秀教师和优秀人才的吸引力度,以及对学生学习体验和学习效果的投入;同时公司还将加大对高投资回报率的市场投入。

  跟谁学是新晋教育巨头的代表。跟谁学成立于2014年6月,由陈向东、张怀亭、苏伟三人联合创办,其中,陈向东是原新东方执行总裁。2019年6月,跟谁学登陆纽交所,最新市值约为150亿美元。

  12月4日,一起教育科技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目前市值接近40亿美元。

  一起教育科技成立于2011年,最早以提供教辅工具类产品为主,此后逐步将业务拓展至在线K12大班课外辅导。招股书显示,一起教育科技已经为全国超过90万教师、5430万学生、4520万家长提供教学、学习和评测应用,服务全国7万所学校,覆盖全国三分之一的公立中小学。

  实际上,老牌教育巨头也不乏新动作。

  今年11月初,新东方在港交所挂牌上市,成为这一轮中概股回归潮中首只在港二次上市的教育股。此次赴港上市,新东方募资净额约117亿港元(未行使超额配股权),其中40%用于技术投资(包括大数据分析及AI技术)、改善OMO(在线-合并-线下)系统的功能及效率及其他学习平台。

  资料显示,新东方成立于1993年,逐渐从最初的英语培训学校成长为国内综合性教育龙头企业。2006年,新东方登陆美国纽交所。2019年,新东方旗下新东方在线在港交所上市,成为港股在线教育第一股。

  “接触教育行业后,不少企业家都会容易爱上教育行业。”一家拥有教育与游戏双主业的上市公司负责人表示。

  今年10月,洪恩教育登陆纽交所,洪恩教育是一家专注于为3至8岁的儿童提供多样化的创新产品和服务的教育科技企业。

  洪恩教育背后不是别人,其隶属于完美世界实控人池宇峰麾下,早在经营游戏业务之前,池宇峰就开始从事教育业务。据披露,IPO前,池宇峰持有洪恩教育63.6%股权。

  另一家新晋教育科技独角兽——猿辅导也在今年走入了更多人视野,同时其估值急剧飙升。

  10月22日,猿辅导在线教育公司宣布,已完成G1和G2轮共计22亿美元融资,投后估值155亿美元,由此成为全球估值最高的教育科技独角兽公司。本次,猿辅导G1轮由腾讯领投,高瓴资本、博裕资本和IDG资本等跟投;G2轮则由DSTGlobal领投,中信产业基金、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淡马锡等参与。

  今年3月,猿辅导刚刚宣布完成10亿美元融资,由高瓴资本领投,腾讯、博裕资本和IDG资本等跟投,当时投后估值为78亿美元。加上本次22亿美元新融资,猿辅导自创办以来完成了10轮融资,累计融资额近50亿美元。

  “现在的在线教育行业,类似于早期的网络叫车行业,拼的就是资金与资源,而且相对来说,教育行业未来空间更大,这也是资金愿意参与进来的原因。”一位教育行业研究员表示。

  ■

  跟谁学相关负责人曾公开表示:“做教育不应该烧钱。”但实际上,随着在线教育行业步入“抢地盘”的混战阶段,各家不可避免地烧钱、砸钱。

  2020年暑假,也成为了“最贵暑假”。有研究机构估计,在线教育前十大企业仅仅今年7月和8月的暑期市场获客费用,就可能投放超过100亿元。

  “对在线教育与课程辅导平台来说,流量入口至关重要,加上竞争激烈,这就造成了各家不断花重金拓展营销,抢占流量,尽可能发展新客户。”一位教育行业人士表示,随着各大教育巨头加入,获客成本愈加高企。

  今年11月,跟谁学发布了一份巨额亏损的三季报。

  报告显示,跟谁学第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9.6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52.9%,单季度实现净利润亏损9.33亿元,而上年同期为盈利190万元。

  跟谁学表示,主要由于销售和营销活动方面投入大幅增加,用以扩大用户增长及加强品牌认知。据披露,跟谁学第三季度的总体费用从上年同期的4.11亿元迅速增至24.54亿元。其中,销售费用从上年同期的3.30亿元增长522.22%至20.56亿元,环比增长70.6%,甚至超过当季总营收。

  一项数据更说明了在线教育行业混战阶段的到来。进入2020年,跟谁学销售费用逐季大增,2020年一季度至三季度,其销售费用分别为7.57亿元、12.05亿元及20.56亿元,占营收比重分别为58.36%、73%及104.58%。

  在挂牌当日,顺为资本作为一起教育科技背后的最大投资机构,其创始合伙人、董事长雷军表示:“8年前,在线教育还在地推的阶段,一起教育科技就做好了死磕三五年的准备。8年过去了,在一起教育科技的平台上,每月有来自全国300多个城市近2000万学生在一起学习,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数字。”

  但实际上,一起教育科技仍处于烧钱阶段。值得一提的是,一起教育科技此前一直在探索教育新盈利路径,但最终仍然加入了各大教育巨头扎堆的在线学科辅导大战中。

  据招股书披露,一起教育科技2018年、2019年及2020年前9个月的收入分别为3.10亿元、4.06亿元、8.08亿元,同期分别净亏损6.56亿元、9.64亿元、9.75亿元。

  2018年时,一起教育科技旗下的中小学在线学科辅导平台——“一起学网校”的收入只有9388万元,在总营收中占比为30.2%。2019年,其“一起学网校”收入增至5.29亿元,占比达到88.5%。2020年前9个月,“一起学网校”收入增长至7.51亿元,占比达到93%。

  这一领域正是好未来、新东方、猿辅导、跟谁学等大举进攻的高地,各家纷纷在大手笔砸钱。

  网易有道2020年三季报显示,其第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8.96亿元,同比增长158.96%,实现净利润亏损8.78亿元,远超2019年全年的6.01亿元净利润亏损。

  “涨幅较大的市场费用使得业务规模在暑期实现了快速扩大,同时导致了我们短期内的亏损。值得注意的是,我们的投放都是在严格确保单体经济模型健康的前提下进行的。”网易有道CEO周枫在电话会议中表示。

  报告期内,网易有道的市场营销总费用达11.48亿元,去年同期为2.31亿元。

  而这也在网易有道的规划之中。在第二季度财报发布之时,周枫就曾表示:“我们计划在今年大幅拓展付费用户规模,而第三季度是实现该目标的关键节点。网易有道的招生活动将分三步走:一是通过电视广告和社区广告投放等开展品牌营销活动;二是以绩效为基础的线上多渠道获客;三是加强用户转化。”

  高营销费用带来了高用户增长。截至今年第二季度,有道精品课K12课程正价课付费人次达到32.9万,第三季度K12正价课付费人次达49.87万,一个季度增长了近17万。

  “做生意不应该被视为简单的算数问题,投入多少市场费用等于获得了多少招生,这是错的。我更愿意将这一过程视为充满生机的动态调节,聚焦在健康增长之下蕴含了大量的创新机遇。”周枫表示。

  ■

  “教育行业空间太大了。”一家教育类上市公司负责人向记者表示,正因为此,大家都在纷纷涌入这个行业,并希望站稳地盘。

  在他看来,教育大行业之下又有多个细分赛道,各个细分赛道都有很大空间。“这几年将是教育综合龙头与各细分赛道龙头逐渐出现并站稳的关键时期。”

  周枫在第三季度电话会议中表示,目前,一切都还处在早期。无法否认的事实是,在线教育在内容的制作上尚处早期、在用户获取上也刚刚开始,在内容交付和变现上也仍处于起步阶段。

  他还认为,在线教育在加速发展,目前仍处于资本的投入期,而非赚钱阶段。大规模投资主要基于两点:一是父母对高质量教育付费的意愿强烈;二是总的市场规模潜力巨大,天花板足够高。

  2020年的资本投入促进了在线教育的普及,从这个层面来说,每个线上玩家势必会从中受益。“相比去年,今年在线教育的集中度更高。K12作为在线教育市场关注的焦点,目前占据了市场大部分份额的玩家只有5到6家。”周枫称。

  此前,新东方、好未来已站稳教育的第一梯队,眼下,猿辅导、跟谁学等新贵不甘示弱。

  “新东方、好未来这类老牌教育巨头,它们拥有更丰富的线下教育经验与资源,并且在加速在线化。而猿辅导这些在线教育新贵也在快速崛起。”一位教育行业人士认为,最终谁将弯道超车,仍是未知数。

  具体来看,新东方历史优势在于线下教培,逐步建立了从出国留学培训到K12辅导等全年龄段产品,此后进军在线教育大战。通过今年在港二次上市,新东方将扩大技术投入与大力发展在线业务作为突破要点。

  相比之下,好未来一直聚焦K12赛道,在学科辅导上拥有扎实根基,于2013年开始战略转型,更早布局在线教育业务。

  而作业帮、猿辅导、跟谁学等纯在线教育企业来势汹汹,它们更懂得营销投入,新用户增长迅速。

  俞敏洪在11月的一场发布会上表示,在线教育一定是未来的重要方向,未来在线教育会变得越来越有趣。他认为,在线教育机构要考虑两方面,一是如何做到获客成本比别人低;二是提高续班率。

  俞敏洪表示,如果在线教育的续班率没有超过80%,基本上不可能赚钱。

  “随着在线教育愈加火热,各家教育巨头竞争加剧,实际上,这类线上线下教育辅导还会面临一个问题,那就是师资尤其是名师资源的问题,名师甚至会逐渐拥有更大的话语权与影响力。”前述教育行业人士认为。

  从这点上来看,不少教育人士认为,教育科技、智慧教育大有可为。

  “你想象一下,当虚拟形象与VR等技术在教育行业中得到普遍应用,那将是教育的大时代。”该人士表示。

  目前,各大教育巨头已经瞄准了智慧教育这一新方向。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