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价疯涨后短期或回归理性 多地上调电价缓解电企困境

  尽管已经进入白露,秋季本不是用煤高峰,但煤价却创下新高。

  开源证券研究报告显示,本周动力煤价格强势上涨,秦港Q5500动力煤价格涨至1168元/吨,已突破8月初前高点,同时产地价格也普遍上涨,现货表现再度超预期。

  从6月份迎峰度夏开始,煤炭供应不足,煤价持续处于“煤超疯”的状态。受此影响,火电企业日子颇为艰难。近期,上海、内蒙古、宁夏等多地都开始上调电价。

  “对于电力企业而言,上调电价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缓解燃料成本压力,使得电厂对高价煤采购能力提升,对改善电厂持续低库存的局面有一定积极意义。”中宇资讯分析师徐媛媛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但目前国内甚至国际市场煤炭供应都处于偏紧状态,因此,煤价拐点的到来还取决于煤炭供应的增量。

  多地开始上调电价

  高煤价之下,已经有不少地区开始上调电价,以缓解高成本之痛。

  9月1日,上海市发改委发布关于印发《进一步规范本市非电网直供电价格行为工作指引》的通知提出,非电网直供电终端用户用电价格按照“基准电价+上浮幅度”确定,最大上浮幅度不得超过10%。

  此前,内蒙古、宁夏等多地政府陆续发文允许交易电价基准上浮不超过10%。

  7月份,内蒙古工信厅、发改委联合发布《关于明确蒙西地区电力交易市场价格浮动上限并调整部分行业市场交易政策相关事宜的通知》表示,自2021年8月起,蒙西地区电力交易市场燃煤发电电量成交价格在基准价的基础上可以上浮不超过10%。

  受益于此,内蒙华电9月2日、3日、6日连续三天涨停;9月7日收盘时,内蒙华电股价上涨4.24%。

  近期,大唐国际、北京国电电力等11家燃煤发电企业联名要求,允许市场主体实行“基准价+上下浮动”中的上浮交易电价;促进重签北京地区电力直接交易2021年10—12月份年度长协合同,上浮交易价格。

  事实上,由于煤价上涨,电企处境艰难,上调电价成了“救命稻草”。

  根据国家发改委2019年颁发的《关于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形成机制改革的指导意见》,煤电上网电价最高可在基准电价(原标杆电价)基础上下浮15%、上浮10%,且2020年不得上浮、2021年1月1日起可以上浮。

  国泰君安研报表示,2021年以来,煤价大幅上扬并维持高位运行,煤电企业燃料成本大幅上涨,高企的燃料成本使煤电企业产销成本严重倒挂,企业发电意愿受到压制。当前电力供需紧张叠加高煤价的形势有望推动电价机制改革提速,还原电力商品属性。而市场化交易价格有望成为改革的抓手,允许市场电价上浮的政策有望在其他省份陆续推出。

  供应缺口大煤价创新高

  从迎峰度夏以来,煤价一直居高不下。尽管有关部门不断增产保供,但整体上煤炭还是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

  近日,产煤大省陕西发布了《陕西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关于规范煤炭企业价格行为的政策提醒函》,煤炭主产地榆林市开始了“抑制煤炭价格百日行动”,进一步规范煤炭市场价格行为,严厉打击煤炭企业销售价格过快或过高上涨、串通涨价或哄抬价格等违法行为。

  但即便如此,由于供应不足,煤价还是创下新高。

  生意社数据显示,今年6月4日,动力煤(京唐港动力煤市场)的报价约为930元/吨;到9月3日,动力煤(京唐港动力煤市场)的报价约为1150元/吨,3个月的时间就上涨了约23.66%。

  “煤价创新高主要还是因为供应缺口太大。”易煤研究院研究员杨洁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以陕煤小保当煤矿混煤为例,去年冬天的竞拍价最高价是560元/吨,8月30日最新的价格是850元/吨,现在的库存水平是2017年以来同期最低水平,供应的增量是从8月中下旬才开始,而且增量太少,8月中下旬,水泥、化工、供暖的需求也开始增加,这就造成虽然供应有增量,但是供求缺口没有改善,港口、电厂库存还在下降。

  值得一提的是,为加快释放煤炭先进产能,国家有关部门和内蒙古自治区积极推动露天煤矿接续用地办理,尽快恢复正常生产。继上月20多座露天煤矿取得接续用地批复后,近日又有16座鄂尔多斯露天煤矿取得接续用地批复,涉及产能2500万吨/年左右,还有产能近5000万吨/年的露天煤矿将于9月中旬取得接续用地批复。全部正常生产后,月可增加产量700万吨以上。

  徐媛媛还表示,供应方面,近期增产增供措施的落地效果逐步显现,但产能释放依旧不及预期,且与需求增量相比略有差距,各环节煤炭货源供应仍维持偏紧格局。在诸多利好因素影响下,煤炭价格涨至历史绝对高位。

  在她看来,随着电煤消耗明显回落,环渤海港口存煤稳步提升,优质煤不再奇货可居,用户可选择性增强,价格将回归理性,但考虑到目前社会库存偏低,叠加后期迎峰度冬补库,在供需两旺的格局下,煤价深跌的可能性不大。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