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金融的“顶层思考”

  ● 刘丽娜

  近期国内外金融市场大幅震荡,让人不禁联想起一年前纽约股市四次熔断,危机之声四起。在百年变局和世纪大疫碰撞交汇的新国际形势下,如何防范和化解系统性的全球金融风险?防止金融风险引发更大的经济危机和社会灾难?如何让全球金融体系服务于未来的全球金融治理?最近读到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教授参与著述的新书《未来全球金融治理:二十国集团全球金融治理名人小组报告》,就为这些全球金融的“顶层思考”给出了深入解答。

  名人小组的任务

  实际上,本书正是全球治理顶层设计的一项成果。它是受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委托而做的研究。

  据朱民介绍,2017年4月,鉴于全球经济金融治理改革的重要性和各方认知的不同,当年的G20主席国德国倡议建立一个G20全球金融治理名人小组,邀请全球知名经济和金融专家就全球金融治理方面的问题开展研究,提出独立的政策建议,并在2018年秋季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与世界银行年会期间提交最终政策报告。随后,在华盛顿举办的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通过了德国的倡议,全球金融治理名人小组成立,由时任新加坡副总理尚达曼担任主席,包括16位来自不同国家的专家,包括前英国首相气候变化特别顾问和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斯特恩勋爵、斯坦福大学经济学教授约翰·泰勒、欧洲中央银行前行长特里谢、现任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时任世界银行常务副行长)伊韦阿拉、摩根大通国际董事长雅各布·弗兰克等。之后的18个月内,名人小组在伦敦、华盛顿、法兰克福、旧金山、巴黎和达沃斯等地先后召开了八次全体会议和数次研讨会。

  名人小组的任务是思考开放、竞争的国际秩序将何去何从。专家们认为,过去70多年,开放、竞争的国际秩序为前所未有的全球和平和增长奠定了基础。然而,当前形势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一方面,大多数发达国家内部的经济、社会分化和政治分歧进一步扩大,长久以来的社会契约关系遭到损害,削弱了公众对国际合作和开放世界秩序的支持。另一方面,全球走向多极化的进程不可逆转,国际经济决策中的参与者越来越多,贸易、资本和思想的自由流动把全世界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挑战更加严峻

  从2017年受命到本书出版,不到三年时间,国际形势和全球金融发生了巨大变化。既有的挑战变得更加复杂严峻。

  尚达曼说,全球发展和经济增长面临的挑战从未像现在这样艰巨、复杂和紧迫。毫不夸张地说,一些人口众多的地区正面临着发生经济和社会灾难的风险。2020年的新冠疫情大流行,加剧了全球发展中已有的问题,一些发展中国家近几十年来所取得的成就面临被疫情吞噬的风险,未来十年实现包容性和可持续增长的挑战成倍增加。

  尚达曼呼吁:“我们需要更加强有力的全球行动以重启面向未来的增长。”然而,当前,各国的财政资源因为新冠疫情而变得更加紧张,债务水平比十年前要高得多。

  作为名人小组中唯一的中国成员,在朱民的努力下,使这项研究体现出了中国思考和中国主张。例如,关于全球化的未来,朱民提出,开放、多极、合作和共享的新全球化是人类共同的未来。朱民说,最初这一观点受到不同意见挑战,经过激烈、认真和理性的辩论,名人小组提出了“世界已经多极化,决策更加去中心化。面对这些不可逆转的变化,我们的核心挑战是创造一个合作性的国际秩序”这一基本观点,并得出“开放的世界秩序对每个国家的未来都至关重要,然而作为其支撑的国际治理和合作体系正摇摇欲坠。如果放任不管,我们很可能会陷入一个分割的世界,则最终每个国家都是输家”这一论断,改革迫在眉睫。

  朱民说,今天中国正在世界经济金融舞台上发挥更大的作用。2017年习近平主席在达沃斯论坛发表演讲时,坚持世界整体利益,坚持全球化,坚持世界公平和包容。他强调了中国坚持对外开放发展、推动经济全球化进程的承诺,并把中国的承诺放入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之中。这赢得了世界舆论普遍和高度赞扬。

  这份报告提出的改革建议旨在加强全球金融治理并使其更具韧性,从而促进这一新的、合作性的国际秩序。当前体系缺乏一致性、协同能力和有效性,不足以支持全球发展和金融稳定中的最根本目标,我们必须使这一体系与时俱进,符合新时代的实际。新的多边主义必须使去中心化的世界体系更有韧性,作为一个整体更加坚强。

  全球治理三大支柱

  聚焦于系统性改革,围绕发展、金融和全球治理三大支柱,专家们提出了22条既有宏观视野,又有微观意义的建议。

  从发展支柱看,要加大跨系统合作,以实现更强有力的全球发展效应。下一个十年至关重要。

  从金融支柱看,要增强全球金融韧性的改革,确保日益关联的全球金融市场服务全球。国际金融危机十余年后,我们仍需要进一步改革,以减少出现金融不稳定和经济低增长恶性循环的频率,各国要继续走开放之路,以避免另一场大规模危机。要加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作用,将全球金融安全网的各个层次结合起来,并加强全球金融监督,以便提早发现薄弱点。

  从全球治理支柱看,要提升G20和国际金融机构的领导作用,维护系统整体有效运行。需要重新定位G20在全球金融架构中角色的重要性。G20应致力于在关键战略性问题和危机应对方面凝聚政治共识。目前G20的议程过于饱和,需要释放空间,将有些工作下放给国际金融机构。

  尚达曼说,新冠疫情不会是世界经历的最后一场危机,必须改善国际金融体系,以应对资本流动的波动和跨境溢出效应。本书呼吁,要推动主要国家决策者达成一个简单却强有力的共识,即“我们在全球增长、稳定和维护全球公共资源方面具有共同利益。”

  为多极化的世界实现共赢而建立一个适合21世纪的合作性国际秩序,这一过程注定不会一帆风顺。但正如本书所言,我们无法回到旧的多边主义。“由一个乐团指挥引领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的世界已经由多个乐队演奏,我们需要新的和谐乐章。”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