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通胀防动荡 新兴市场国家释放货币收紧信号

  本周,受欧美持续增加流动性影响,多个新兴市场国家为抑制通胀压力释放出紧缩货币政策信号,实施加息或者提出提前退出宽松政策。业界专家表示,此举中长期或能够防范欧美政策转向带来资本出逃,规避当年美国缩表带来的外溢风险。

  以土耳其和巴西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国家央行将率先实施加息,市场普遍预计尼日利亚和南非等国将相继跟进,而印尼和俄罗斯也可能表态提前将政策转向紧缩。

  分析指出,多数新兴国家面临通胀压力上升已经有一段时间,他们现在还要面对美国国债收益率上升的问题,因为这提高了全球的举债成本。这些因素近期已经令多国汇率承压。MSCI衡量新兴市场货币的指标延续了2019年8月以来连续下跌周数最长的跌势,与此同时,新兴市场美元计价债券连续第五周下滑,是五年多来最糟糕的表现。

  土耳其央行定于18日宣布最新利率决定。三菱日联银行分析师表示,市场压力促使土央行采取行动,他们预计利率将上升100个基点。这显示出内外压力令政策制定者将控通胀视为近期一大任务。

  “在土耳其央行在9月至12月间累计将政策利率提高了675个基点至17%之后,我们曾认为常规货币政策已经达到当前的周期性峰值。然而,最近的全球经济发展(尤其是美国长期国债收益率上升)、通胀上行风险以及土耳其里拉面临的市场压力,都强化了进一步收紧货币政策的理由。”分析师表示,“这些风险已经超过了央行谨慎行事的底线,预计一周回购利率将上调100个基点至18.0%,不能排除更激进的紧缩政策上调超过100个基点的可能性。”

  据彭博社报道,俄罗斯央行19日可能会发出收紧政策迫在眉睫的信号。知情人士说,该国央行甚至可能在年底前将关键利率从目前的4.25%上调125个基点甚至更多。而尼日利亚和阿根廷可能最快在第二季度上调利率。市场指标显示,印度、韩国、马来西亚和泰国的政策收紧预期也在增强。

  高盛集团分析师本周在一份报告中写道:“考虑到更高的全球利率和明年可能出现的核心通胀,我们将大多数央行货币政策正常化的预测提前到2022年。对印度央行来说,考虑到更快的复苏路径和居高不下的核心通胀率,该国今年的流动性紧缩可能会在明年演变为一个加息周期。”

  3月初,乌克兰已决定大幅加息至30%,创下过去15年以来最高值。乌克兰央行担心美债收益率回升将触发资本外流,导致本国经济面临重创与货币汇率大幅贬值。

  针对新兴市场国家的加息潮涌,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此次新兴市场国家采取加息措施,短期能抑制输入性通胀压力,更重要的功能在于中长期能缓解美国货币政策转向带来的金融动荡风险。

  他说,由于美国上周再度推出了大规模经济援助方案,业界普遍认为该国通胀上升压力比预想要大,可能将加快美联储转向为紧缩政策的步伐。近期多家新兴市场国家央行采取行动紧缩货币政策,能够防范未来美联储紧缩带来的利差收窄甚至逆转的风险,减少资金外流压力,避免2014至2015年时美联储缩表时产生的金融市场动荡。

  “美国经济援助和刺激的目的是推动经济增长,这一过程中通胀走高和资产价格上升是较为正常的现象,此时对于新兴市场国家而言,输入性通胀风险确实存在。”

  “此次多家央行提前采取举措可以理解为主动应对中短期风险,一方面短期缓解国内通胀升高压力,更大意义在于能够防范(中长期)资本外流风险。2014至2015年美联储缩表,令南非、俄罗斯等国家出现资本外流,汇率暴跌,金融市场经历大幅动荡。”

  部分新兴市场国家在美联储“缩表”恐慌时较能抵御利差的冲击,但Capital Economics新兴市场经济师杰克逊指出,一些高度依赖发行外币债券的经济体,如土耳其、肯尼亚和突尼斯将面临最大风险;与此同时,本币债券收益率攀升,对拉丁美洲经济体影响最大。

  对于还挣扎于经济复苏的经济体,或者在疫情大流行期间债务负担激增的经济体来说,政策转变造成的痛苦可能最大。此外,消费物价的上涨(包括食品成本)将引发利率上升,可能对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造成最大的伤害。

  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莱因哈特警告新兴市场国家当前面临政策困境时说,粮食价格和通货膨胀上升对不平等问题影响很大。她特别提及土耳其和尼日利亚就有这种风险。她说,未来可能会看到,新兴市场会采取一连串加息,试图应对货币下滑的影响,并限制通货膨胀的上行。

  另外,加息还可能加重新兴市场债务压力,紧缩政策周期来临将构成违约问题。受疫情影响,去年全球政府、企业和家庭债务大增24万亿美元,令新兴市场未偿还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率升至250%,其中债务增加较多的有土耳其、韩国和阿联酋。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