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长辞职前离奇“失联” 顺利办秘而不宣股价加速下跌

  顺利办最近“办”得很不“顺利”。

  中国证券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公司董事长彭聪在1月3日被宣布辞职前的2020年12月28日,就因为涉及相关案件而被警方带走,并于当日被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

  彭聪“出事”后,本已萎靡的顺利办股价加速下跌,短短8个交易日大跌24.53%。对此,1月6日晚间,顺利办却在股票交易异动公告中表示,“公司不存在任何应披露而未披露的事项。”

  对于彭聪被带走一事,顺利办选择了秘而不宣。业内人士指出,在获悉彭聪已经无法正常履职的情况下,顺利办没有及时进行信披,涉嫌信披违规。而公司董秘黄海勇则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我们对外信披需要收到正式的纸质文件,家属也没提供,公司在信披层面没有问题。”

  董事长辞职前被带走

  “彭聪是2020年12月28日上午11点被警方从公司的北京办公地点带走的。当时他被警方从办公室带出来的时候已经戴上了手铐,很多员工都看到了,公司的高管也都知情。”公司内部人士王刚(化名)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

  对此,中国证券报记者多次尝试联系彭聪,其手机均已关机,处于“失联”状态。

  而顺利办却一直秘而不宣,并在1月3日晚间公告称,公司于2020年12月31日收到彭聪的书面辞职报告书,彭聪因个人原因,向董事会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及董事会专门委员会相关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业内人士指出,在彭聪被警方带走,无法正常履职后,顺利办没有及时信披,有信披违规之嫌。

  《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三十条规定,发生可能对上市公司证券及其衍生品种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的重大事件,投资者尚未得知时,上市公司应当立即披露,说明事件的起因、目前的状态和可能产生的影响。

  其中,重大事件包括董事长或总经理无法履行职责;公司董监高涉嫌违法违纪被有权机关调查或者采取强制措施。“彭聪被带走时还是董事长,上市公司应当及时信披。”浙江高庭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汪志辉律师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

  对此,公司董秘黄海勇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解释称,“我们对外信披需要收到正式的纸质文件,家属也没提供,公司在信披层面没有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顺利办早前就曾因为信披和内控问题受到监管处罚。

  2020年7月,公司收到青海证监局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被指信息不准确。原因是,公司于2020年5月27日发布的临时公告显示,“公司第八届董事会2020年第二次临时会议通知于2020年5月26日上午9时以短信和电子邮件方式发出”,但通知时间、通知方式与实际不符,不符合相关信披规定。

  除了彭聪被警方带走外,顺利办近期很不“顺利”。2020年12月9日以来,公司股价便一路下跌,特别是彭聪被带走后,公司股价加速下跌,短短8个交易日大跌24.53%。1月7日,顺利办仍然没止住颓势,当日股价再跌6.35%。

  面对股价持续大跌的不利局面,顺利办在1月6日晚间披露的股票交易异动公告中依旧未提及彭聪被带走一事,公司表示,“不存在任何应披露而未披露的事项。”

  涉嫌两起案件

  值得一提的是,在顺利办股价进入下跌通道前的12月8日,彭聪刚刚通过其控制的百达永信投资有限公司、顺利办控股有限公司完成增持计划。增持后,彭聪本人及上述一致行动人共持有19.41%的公司股份,仍为顺利办第一大股东。

  不过,在彭聪被警方带走后的2020年12月30日晚间,顺利办便公告称,彭聪持有的占公司总股本的10.20%的公司股份全部被司法冻结,“彭聪目前尚不掌握股份被司法冻结的原因。”

  那么,彭聪为什么被警方带走,其持有的顺利办股份又为什么被全部司法冻结?

  据相关媒体2020年7月29日的报道,一份盖有青海省公安厅公章的立案告知书显示,彭聪涉嫌合同诈骗案已被青海公安厅立案侦查。与此同时,中国证券报记者通过北京市公安局立案公开查询系统,查询到彭聪涉嫌挪用公司资金案。

  中国证券报记者通过相关渠道了解到,彭聪被警方带走正是与涉嫌合同诈骗案和挪用资金案相关。知情人士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2020年12月28日被带走的当天,彭聪就被警方采取了刑事拘留强制措施。

  当时,深交所曾向顺利办下发《关注函》,要求说明公司及董事长彭聪获悉媒体报道相关事项的具体时间,是否已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三十条的规定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对此,顺利办称,董事会派人到青海省公安厅进行了调查核实,公安机关工作人员明确要求公司不得就该案件发布任何公告。公司考虑到彭聪未被采取强制措施且一直正常履职,故公司遵守公安机关的要求,暂未披露该案件信息。

  当时,顺利办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也表示,如果将来彭聪被采取强制措施导致其无法正常履行董事长、总裁职务,将可能会对公司经营产生重大负面影响。

  深陷股权争夺战

  值得注意的是,彭聪涉案源于公司二股东连良桂的报案。

  顺利办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曾表示,因刑事案件系股东连良桂主动控告所引起,公司正在通过各种方式敦促双方通过协商解决双方的矛盾,公司要求双方采取切实有效措施积极维护公司利益。

  顺利办的前身是青海明胶,主要经营明胶、硬胶囊等产品。在青海明胶时期,连良桂及一致行动人泰达科技是公司控股股东,连良桂任董事长。2016年4月,彭聪旗下的神州易桥借壳青海明胶,彭聪任董事长,青海明胶更名为神州易桥。

  2017年,神州易桥剥离原有的明胶业务,专营企业互联网服务业务,2018年更名为顺利办。而连良桂在2019年6月解除与泰达科技及其关联企业的一致行动关系,顺利办变为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状态。

  不过,顺利办的无实控人状态在2020年发生了微妙变化。2020年5月24日,顺利办收到股东连良桂、广西泰达新原股权投资有限公司、泰达科技提请罢免彭聪相关职务的函件,彭聪被集体发难。

  函件显示,鉴于彭聪在担任公司董事、董事长暨总裁期间,个人涉嫌经济犯罪,案件已被公安机关受理,不适合继续担任公司董事长、总裁暨战略委员会的相关职务。上述罢免事项在该次董事会会议中审议通过。

  面对罢免事项,彭聪向青海省西宁城西区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撤销相关决议。青海省西宁城西区法院于2020年6月9日向顺利办下达《民事裁定书》,要求暂缓实施董事会决议,彭聪恢复行使顺利办董事长职务。

  2020年8月14日,顺利办公告称,收到董事连杰的书面辞职报告,其认为公司目前已无法达到《公司法》等法律法规和《公司章程》对其董事正常履职的基本要求和条件,申请辞去董事和董事会发展战略委员会委员等职务。

  公开资料显示,连杰乃连良桂之子。随着连杰的辞职,双方的博弈告一段落。2020年8月,连良桂及一致行动人阵营的董监高成员悉数请辞,而彭聪相关方的成员则控制了顺利办董事会的多数席位。

  目前,连良桂持有公司1.29亿股,全数处于质押状态,其中近7成股权在2020年11月被天津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冻结;彭聪个人直接持有的7813.03万股也在2020年12月全部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冻结。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1030): Got error 28 from storage engine in /www/wwwroot/zqzhsw.cn/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56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1030): Got error 28 from storage engine in /www/wwwroot/zqzhsw.cn/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56
相关推荐
  • 暂无相关文章
评论 抢沙发